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乒乓球赛程

      赖婉君 81827万字 62711人读过 连载

      圣洁气息。但它自有意识,虽然被方源抓在手中,却隐隐抗拒。但这也没有什么!秋蝉的气息泄露一丝,就让这三转花蛊瞬间被方源炼化。天元宝莲入手!泉水中,方源嘴角翘起一丝微笑。他意念一动,天元宝莲就化作一道蓝白相间的光,射入他的空窍当中。没有了天元宝莲,元泉中此起彼伏的无数漩涡,顿时轰然消散。原本充满生命力的泉水,此刻仿佛成了一滩死水,再不起一丝波澜。“元泉被废了,此处不可久留,我得赶紧趁机远遁。”方源神情转为凝重,然而正当他想要原路返回之时,异变突生!在元泉深处,忽然爆发出一股耀眼的血芒。一股巨大的吸力,陡然而生,让方源淬不及防之下,被转入到泉水深处去。泉水陡然变红,转为血水,将方源牢牢包裹,向下拽去。天蓬蛊!雷翼蛊!危难时刻,方源心中大吼一声,浑身亮起一层白光虚甲,同时背后瞬间生出宽大的雷光双翼。雷翼连振,带给方源一股向上的动力。但这血水层层裹来,吸摄力越来越大,根本难以抗衡。耳边一阵水流急速涌动之声,方源被一股巨力拽着,顺着水道,急速向下。就在他一口气将尽的时候,周围压力忽然一空。方源深呼吸一口气,总算不至于缺氧而亡,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正从高空往下落。他下意识地拍动背后双翅,但雷翼蛊却极其萎靡。原本强健的双翅,此刻疲软无比。方源心中一沉,极力在空中维持平衡,减缓下降速度。这是一处地下空间,并不黑暗,充斥着红光。方源从约有十五米的高空往下落,在他的下方,竟是一片地下湖泊。但这地下湖水,并不是寻常的透明之色,而是殷红一片,宛若血水。不,就是血水!刺鼻的血腥味,随着方源不断降落,扑鼻而来。这情形怎么看,怎么诡异。保险起见,方源不想轻易地落入这血湖当中。他召出锯齿金蜈,手掌套入金蜈口器当中,将其作为鞭子一甩。金蜈身躯伸至最长,尖锐的尾巴狠狠地扎进一旁的山壁上。方源心念cāo纵下,金蜈又收缩身躯,如此一来,便带动他的身躯,落在了山壁之上。这山壁有些光滑,很不好落脚。但方源靠着锯齿金蜈,勉强找到一处坎坷的断面,将脚跟立在上面。“这是什么鬼地方?”暂时安稳住了身形,方源立即打量周围环境。按照方位计算,这应该是更深的地底,地下溶洞的下方。“怎么有会有这样一个地方?”方源心中讶异。前世他层次不够,未有接触到高层秘辛。事实上,这便是血湖墓地,葬着一代族长棺椁的秘禁之地。就算是家老,也只有一两位知晓这秘密。方源俯视,这血水湖泊,映射着漫天的红芒。面积比山寨还要大,透着诡异和恐怖之气。而在洞顶,上百个洞口,不断有水流冲刷下来,带着地下河道中的扇贝、乌龟、蛇鱼等等野生动物。一股股的水流从壁顶洞口,时断时续地倾泻而下,砸落在血湖里。血水翻腾间,无数的鱼虾扑腾着,落入血湖。几个呼吸之后,它们浑身的血液都被抽尽,成了干尸,随着血色浪花,在湖面上时隐时现。而血湖便更增一分殷红之色。方源瞧着,瞳孔微微收缩。若是他落到这血湖当中,纵然有天蓬蛊的保护,恐怕下场也堪忧。他细细瞧着,除了新鲜的干尸之外,血浪中还时不时泛出一些骨头。有细碎的鱼骨,庞大的熊骨,以及明显是人的骨架。这是一片庞大的葬地,诡异,血腥。血湖波涛翻滚,冲刷周围墙壁。鲜红而发亮的血水,渗透进周围的泥土当中,使得周围的泥土都被染成一片赤红,形成赤土。未完待续。第一百八十三节:血海老祖等一等,赤土?”方源看到这里,心中猛然一动。他伸出手来,抓住身边石壁,用力一扣,就扣出了一块赤土。这赤土质地松软,散发着微微红光。方源又轻轻用手一捏,毫不费力地就将其捏碎。“原来如此。”他恍然大悟。记得第一次,他进入石缝秘洞,就发现秘洞中全是这样的赤土,散发着微光,根本不用其他照明。他当时就觉得古怪,因为青芽山的土,都是青黑色的土。他原以为这是huā酒行者的布置。但现在看来,源头应该是这片诡异的血湖。方源感到越加不妥,前世五百年积累的人生经验,已经沉淀得近乎成直觉。“这地方不仅古怪,而且危机四伏。我现在时间紧迫,该如何离开这里?”方源抬头看向洞壁,壁顶的洞口足有数百,联通着元泉的洞,究竟是哪个?方源一阵迟疑。水能流淌进来,并不代表地下河道就宽敞得能过人。“而且……”方源面色凝重,试着震动背后双翅。这雷电之翼,却不像先前那般如臂使指。原本幽蓝的电流雷光,此时掺杂着丝丝诡异的猩红之色。透露出一种虚弱和强大并存的矛盾感觉。雷翼蛊这状态很不可靠,极可能在飞行中掉链子,令方源从空中坠落。哗……,血湖中,一股暗流莫名涌动起来。来自五转蛊的庞大气息,从血湖里渗透而出。“那是…。”方源瞳孔猛缩,只见一条长长的黑影,在血水中渐渐显现。它长达四十多米,直径有六米多的粗细。这是一条巨大的蟒,栖息在血湖深处,如今闻到方源身上的血肉气味,似乎要出来狩猎!“该死的……”方源心中一阵紧迫。此刻,他长发黑袍,靠着锯齿金蜈戳穿山壁,勉强吊在松软的赤土上。和偌大的血海相比,仿佛是一只黑色的蚂蚁。数百的黑点,也从湖水底部出现,上升,宛若鱼群游戈。嗖嗖…它们速度比巨蟒更快,须臾间就飞出湖面,显露出身形来。这却不是鱼,而是蝙蝠。这些暗红色的蝙蝠,双耳尖长,长有两对翅膀。一对主翅较大,一对副翅稍小,在主翅的下方。它们没有脚爪,但两对翅膀边缘,都是尖锐锋利,堪比钢刀。“三转刀翅血蝠蛊?”方源心中顿时升腾出一个〖答〗案。看着这些刀翅血蝠群,杀气腾腾地向自己扑来,他脑海中首先浮现的却是那段影像。在留影存声蛊的影像中,huā酒行者浑身浴血,重伤濒死。月影蛊是绝不可能造成那样的伤势,但这群刀翅血蝠,却非常吻合。“难道说,huā酒行者曾经来过这里?事实上,是被这里的刀翅血蝠所伤?”一时间,方源思绪电转。huā酒行者的死因,一直是个谜团。但现在看来,极可能就在于此了。“冇刀翅血蝠……”方源心中喃喃,对于这种蛊,他其实一点都不陌生。这种蛊,虽然只是三转,但极易喂养,只需要血液即可。在他前世,他建立血翼魔教,就是以刀翅血蝠为标志。以魔教资源,足足供养了有近万头刀翅血蝠蛊,凶威赫赫,播撒恐怖更准确的说,他就是以刀翅血蝠立业的。在前世的四百多年后,他误打误撞,得到了血海老祖的一处传承。依靠刀翅血蝠群,以及自身的五转修为,成为一方霸主。这血海老祖,乃是七转魔道蛊师,恶名昭昭,杀人如麻,载于史册,遗臭万年。他原先是凡人,机缘巧合下成了魔道蛊师。一路从最低层攀登,用了八百多年,成为魔道巨擘。他的资质并不高,空窍内真元有限。对合炼蛊虫,一直都有狂热的研究兴趣。野生蛊,有天然意志,自身能汲取空气中的天然真元。但当野生蛊被蛊师炼化,身躯被人的意志主宰之后,它们就失去了汲取周围元气的能力,只能吞吸蛊师空窍内的真元。血海老祖一直想要研炼出,能够被蛊师炼化,却又能有吸纳自然元气的蛊。正道蛊师们,对此十分恐惧,极其担心血海老祖研炼成功。先后组织了数次正道包围网,来围杀他。血海老祖最终没有成功,但他也没有完全失败。他探索出了刀翅血蝠、血滴子、血狂蛊的合炼秘方。三转的刀翅血蝠蛊,是他最初的成果。极易豢养,但仍旧需要蛊师来提供真元。不过这刀翅血蝠群,乃是一个十分特殊的集群。蛊师只需要操纵其中唯一的雄蝠,就能间接地号令其他所有的雌蝠。血狂蛊是他的第二成果。此蛊无形无体,乃是一团血气,依附在其他物体上才能存活。此蛊高达四转,效用十分奇特。但凡蛊虫沾染了它的气息,便能时不时的吸收自然元气。但它却有极大弊端,受到血狂蛊影响的蛊虫,都会渐渐的不受蛊师操控。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化为一滩血水。血滴子则是血海老祖的最后成果。这蛊高达五转,比前两者无疑更加成熟。它养用合一,以战养战,吞噬蛊师鲜血来繁衍分化。已经完全不需要主人来提供真元。可惜的是,血海老祖创造出血滴子之后,终究在辗转乱战中,被正道围攻,力竭战败。他受到无法治愈的致命伤,在重重包围中血遁逃离。正道人士担心他临时反扑,危及自己,没有追击的心思,看着他逃之天天。从此之后,这些正道人士每次回想,都后悔不迭当时轻易纵敌的举动。血海老祖自知必死无疑,开始广布传承。利用临死前有限的时间,他以七转蛊师之能,竟然布置了数十万个传承密地,地点遍及中洲、南疆等地。他在死前曾怪笑:“血道不孤,遗毒万世!”他此言一点都不假,此后无数蛊师因此受益,魔道大昌。不管是刀翅血蝠蛊,还是血狂蛊,血滴子,都极容易豢养和繁衍。也许在某个不起眼的山谷,在踅脚落魄的村庄,在无人的沙漠,在山道旁,就留着血海老祖信手布置的两三只蛊。这些蛊,容易豢养,对真元需求不高,极容易被资质普通的蛊师所用。在这样的世界中生存,朝不保夕,有哪个蛊师不渴望更强大的力量呢?血海老祖留下的蛊虫,就代表着一种全新的力量。这种力量快捷方便,比其他蛊虫,无疑更受欢迎。力量本身是没有罪过的,用之善则为善,用之恶则为恶。但世间又有多少人,能有坚定的心性,能把持得住凭空暴涨的力量?就像男人有钱,常会变得huā心。暴涨的力量,必滋养出先前未曾有过的野望!因此,许多蛊师得到血海老祖的传承之后,成为了大杀四方的魔头。甚至还有许多原先的正道人士,也因此改换了阵营。血蛊的传承,带给全天下极大的动荡和危害。血海老祖布置下的一个传承中,往往只有两三只蛊。但这些传承,就宛若星星之火,稍不留神,就会燎原!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掌握血蛊的魔道蛊师,出来作乱。这些人有的失败了,只在山寨中就被扑杀。有的暂时成功了,形成大势,毒害一方。不管暂时冇成功的,还是失败的,亦都会在某个困顿之时,不甘地留下新的血之传承。因此,血祸绵绵不绝,不仅没有因为血海老祖的死亡,以及正道的全力剿杀而衰落,反而更加昌盛,大有底蕴深藏,无法狠除,永远不断的趋势。以至于正道人士都常痛声大骂:“这些该死的血蛊师!我明明记得,已经杀了一波又一波。但稍微不留神,再抬头一看,不知从什么地方,又会冒出新的一茬!”到如今,血海传承已经被公认为,是全天下最普及,数量最多的传承。没有之一!严格意义上讲,方源前世也是受了血海老祖的遗泽。“前世,我在四百年之后,才找到一处血海传承,开始称霸。今生我若收服这些血蝠,等若提前了四百年的功夫啊。”血蝠冲来,方源临危不惧。他有春秋蝉,六转气息足以让这些蝙蝠不战自溃。唯一需要忌惮的,就是那只隐藏在血湖中的五转蛇蟒。“但这情形,又有些不对劲。当初血海老祖布平传承,往往只是两三只蛊。怎么这里,却有上百只的刀翅血蝠?难道……那个传闻是真的?”传闻说,血海老祖故布疑阵,虽然设了数十万道传承,但真正要传下的只有几道。这几道传承中,藏有血海老祖最得意的几只蛊虫,或者研究的心得,或者合炼的秘方。“难道这里,便是血海老祖真正传承之地?”方源自然而然地想到这里,心头怦怦直跳。他思绪电转,虽然想了一大堆,但外界时间却无多少流逝。刀翅血蝠群纷纷向他杀来,方源面色平淡,他长发黑袍,攀在山壁上,正要唤出春秋蝉。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果然啊,这里藏着血祸!”一个低沉坚定,如铁石般的洪亮声音,从洞顶传来,然后在血海上嗡嗡回荡。神捕铁血冷!(未完待续)第一百八十四节:五转激战“铁血冷,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方源听出这个声音,不由地心中一惊。这股巨大的声音,在血湖上空嗡嗡回响,引发汹涌的血浪波涛。“这是……天地宏音蛊么?”方源咬牙,巨大的声音灌入他的双耳,让他觉得整个脑袋都似乎在发嗡。天地宏音蛊,高达五转,乃是音类蛊。一旦催发,能形成音浪攻势,范围极为广阔,属于极强的群杀类的蛊。现在方源听到的声音,不过是铁血冷牛刀小试,轻轻一喝,并未真正催动。这种程度,就如同方源动用月光蛊,碾磨紫金石头一样。只是一种对蛊虫的细微cāo控。当然,这天地宏音蛊也有弊端,催发久了,对蛊师的声带,咽喉都会有过重的负担。这些负担超越极限之后,往往就会令蛊师彻底哑掉,丧失说话的能力。一股巨*陡然爆发,血水四溅飞shè。巨蟒的上半身,出现在方源的视野当中。血河蟒!方源瞳孔一缩,只见这蟒浑身长着光滑的血红鳞甲,蛇头巨大如象,眉眼出生长着一片赤金sè的骨头刀刺,令其狰狞狂暴之气尽显无漏。“血河蟒……我记得古月一族的历史中,一代族长立下山寨不久,就有一只血河蟒出现,对古月山寨造成巨大威胁。传说中,一代将其斩杀。难道说……”方源心中一动,联想到了一些东西。血河蟒庞大无比,蛇头高耸,紫sè的蛇瞳中两道残暴的目光shè向方源。它生xìng凶残,桀骜不驯,以血为食,哪怕是用秋蝉气息震慑,也只会让它更狂暴。在五转蛊虫中,是最难被蛊师炼化的蛊之一。但血海蟒瞟了一眼山壁上的方源之后,就将头高高昂起,转向洞顶。洞顶处,一个同样渺小的人影,从其中某处洞口,缓缓飘飞而下。他面带青铜面具,背负双手,目光冷酷。虽然和血河蟒的对比,他渺小若蚁,但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巨大的无形压力,充斥四面八方,宛若天神下凡。属于心类蛊,只有人秉持正义,才能催动使用。宵小之徒,心志不坚的人,常常会在正气蛊下,胆战心惊,做贼心虚,心中战意急剧下滑,生出无法和铁血冷对战的感觉,从而不战自溃。在正气的压迫下,刀翅血蝠蛊惊惶失措,发出尖锐的叫声。一只只宛若身上被压上了重担,两对翅膀连连拍动,在半空中挣扎飞腾,忽上忽下。它们自顾不暇,却没有再接近方源。甚至就连凶猛的血河蟒,都微微垂首,感到铁血冷的无上威势。“好个正气蛊!”方源攀在山壁上,嘴角冷笑。这正气的压迫,对他毫无效果。只有意志越不坚的人,才会受到更严重的削弱。他是魔道巨擘,心意如钢似铁,怎么可能会被这虚无缥缈的气势所吓倒呢?“嗯?”方源的若无其事,令铁血冷忍不住轻咦一声,感到惊讶。正气蛊已经伴随他有许多年头,他深深的明白此蛊的效用。正气蛊效果可大可小,攻势直指人心,有时候能收到奇效,有时候却无功而返。但无功而返的现象,却少之又少。哪怕是正道人物,也多感到心头压抑。毕竟阵营说明不了善恶,人无完人。但铁血冷深知方源的罪恶,早在他第一次见面时,他就在方源身上中了蛊,用来追踪。从那之后,铁血冷就能若隐若现地感应到,方源周边的环境变动。犯下罪孽的人,在正气蛊下,绝大多数都会心志动摇。不过,铁血冷也碰到过不少的魔道蛊师,在正气之下昂首酣战,不受影响。“只有一种人即便犯罪,也不受正气蛊的影响。这些都是具有真正的魔xìng的人,他们从内心最深处,就偏执疯狂,根本不把自己犯下的罪孽当成罪孽,而认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想不到这个方源,魔xìng是如此深重。哼,先把这边的大魔处理掉,若他还能侥幸活着,不妨再来收拾!”铁血冷嫉恶如仇,冷哼一声,眼眸转向血河蟒。他一出现,就被血河蟒锁定,只要分心击杀方源,势必就会出现破绽。铁血冷身负恐怖伤势,而强敌隐于幕后,说不定暗暗偷窥他,此时自然不敢分散jīng力。他凝视这血河蟒片刻,目光便越过血河蟒,投向其身后的血湖。在不久之前,他收到一份神秘来信,信中证据凿凿,指明古月山寨当中,藏有血祸。这信是被一只白鹤嘴里衔着,从天而降得来,来源也很可疑。但铁血冷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皆因血祸非同小可,绝不能麻痹轻忽。稍不留神,就会骤然扩大,波及四方,为祸众生。最佳的应对手段,就是趁着血祸没有成势之时,将这个动乱的苗头掐灭。正巧的是,他手头上还有一个委托,正是贾富以重金,要查出贾金生的死因。铁血冷便带着女儿,提前赶到了青茅山。他令女儿来调查贾金生的案件,一方面是为了培养和锻炼铁若男,另一方面也是掩人耳目,拖延时间,自己居于幕后,调查详细情况。他和方源第一次见面,就给方源中下感动身受蛊,虽是信手而为,但也源自长期以来,积累出来的经验和感觉。感同身受蛊,无形无sè,仿佛印记,他布置了数十只。真正起作用的,却还是他信手布置的第一只。“古月一代,我知道你没有死。你潜藏了近千年,布下这个局,可惜到如今,要功亏一篑了。”铁血冷一开口,整个空间都嗡嗡作响。但血湖没有任何异变,反倒是血河蟒张开血盆大口,抬头怒吼。它生xìng残暴,受不了任何的压迫。正气蛊更激发了它的凶xìng!它猛地探身,巨大的蛇躯激起冲天的血浪,带洞穿天际的杀势,向半空中的铁血冷扑去。铁血冷早防备着血河蟒,身躯猛动,闪过血河蟒的吞咬。血河蟒身躯太长,冲势太猛,一头撞到洞顶。轰隆的巨响声中,洞顶崩塌一大块,大量的碎石砸落下来,顿时激起血湖的滔天大浪。“哼,古月一代,你以为留着一只血河蟒把守,就万事无忧了吗?你还是出现罢。”铁血冷哂笑一声,他在空中腾挪,血河蟒的狂暴攻势,在他面前仿佛是清风细雨。血河蟒疯狂嘶吼,越加暴躁。它有无与伦比的力量,恣意施展,引发巨大的破坏。整个空间中,越加动荡,简直是地动山摇,血湖亦掀起惊涛巨*。“可恶!”方源被殃及池鱼,赤土松软,原先的立足点早就被毁。他只好利用锯齿金蜈,以及雷翼蛊在山壁上游走。碎石一块块的砸下来,如雨般密集。果然如他先前所料,雷翼蛊状态很不好。方源背后的雷翅,十分虚弱颓靡,无法提供强大的上升力量。但古怪的是,雷翼蛊向方源汲取的真元却变得稀少。在方源腾挪期间,它竟然时不时地开始吞吸周围空气中的元气。起初这种现象,发生的时间很短,次数也很少。方源努力闪避,并未注意到。但渐渐的,次数越来越多,每一次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同时,雷翅越来越虚弱。“明白了,是血狂蛊!”方源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只有被血狂蛊污染,才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方源尽了全力,但终究还是掉落到血湖当中。血河蟒在四处乱撞,用粗大的蟒尾横扫狂抽。碎石如雨,绵绵不绝地砸落下来。方源催动天蓬蛊,全身罩住一层白光虚甲。他水xìng很不错,前世曾在东海生活很长一段时间,得到过充分的锤炼。大如房屋的巨石,他都极力躲闪。时而游弋,时而沉入血湖里,利用血水来缓冲撞击力量。但那些琐碎的石块,小的有拳头大,大的如石磨,他就无暇躲闪了。白光虚甲坚如磐石,但却无法减缓冲击力量,砸在他身上,一阵阵生疼。同时,他空窍中真元也在因为每一次的承受,而缓慢的减少。万幸的是,正气蛊的力量笼罩全场,导?



      最新章节:第521章 s7小组赛12号赛程

      更新时间:2021-05-30 18:48:43

      乒乓球赛程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拜仁慕尼黑欧冠
      第567章 2016欧冠四强
      第566章 曼城淘汰巴黎首进欧冠决赛
      第565章 一天可吃几个水煮鸡蛋
      第564章 巴萨赛程表
      第563章 乒超联赛时间
      第562章 广东易建联vs辽宁
      第561章 英超赛程表
      第560章 中乙足球联赛积分榜
      乒乓球赛程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学党史方式方法创新
      第2章 欧冠半决赛巴萨对利物浦
      第3章 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查纠整改环节分为
      第4章 17年女排大奖赛赛程
      第5章 深蓝色运动薄外套搭配图
      第6章 勇士季后赛
      第7章 全运会蓝球赛程
      第8章 欧冠音乐
      第9章 北控男篮赛程
      第10章 怀旧服时光徽记怎么用
      第11章 西甲联赛排行榜
      第12章 欧联赛程表
      第13章 大乐透今天分析号
      第14章 2018年女排世锦赛赛程
      第15章 打完疫苗多少天可以打第二针
      第16章 202145期大乐透
      第17章 瑞典超级联赛积分榜
      第18章 皇马缩写
      第19章 最近党员观影
      第20章 上证综指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58303章节
      第549章 亚洲杯2017赛程表
      第550章 奥地利超级联赛
      第551章 长春亚泰赛程
      第552章 五大联赛进球榜
      第553章 皇马今天比赛直播
      第554章 2019欧冠哪个台直播
      第555章 全运会U21女排赛程
      第556章 世预赛非洲区赛程
      第557章 nba赛程季后赛
      第558章 欧洲杯几年一次
      第559章 2017高中数学全国联赛江苏
      第560章 上海网球大师赛2017赛程
      第561章 热血航线人物重置
      第562章 2018女篮比赛赛程
      第563章 张哲瀚送龚俊的乐高
      第564章 英格兰足总杯赛程
      第565章 亚冠赛程直播
      第566章 皇马属于哪个联赛
      第567章 产检哪里好A大片
      第568章 描述动物园作文250字
      竞技同人相关阅读More+

      2017男排欧冠决赛

      陈佳友

      热刺欧冠球衣

      吴逸绿

      2017中甲赛程

      王诗平

      大巴黎欧冠战绩

      潘嘉玲

      亚冠联赛赛程

      钟逸治

      央视欧冠转播权

      季志安